上海满财搬家物流接到客户委托后两个小时内安排相关人员免费上门取货,全程保险,安全,放心,快捷

营业时间
MON-SAT 6:00-18:00

全国服务热线
021-59143166

公司门店地址
上海全市免费上门服务

物流资讯

上海个人搬家_天猫旗舰店上找的搬家公司 900元搬家费坐地起价到12800元

日期:2021-09-17 18:00:24 浏览:

上海个人搬家_天猫旗舰店上找的搬家公司 900元搬家费坐地起价到12800元

1辆普通厢式货车,不到3公里路程,线上说好的搬家费是900元,但将物品都搬上车后却漫天要价元!今年年初,市民路先生(化名)在天猫平台的“上海家具物流托运”花900元购买了声称是“上海家具物流托运”的搬家服务,却遇到了一伙明目张胆“敲竹杠”的搬家团队。路先生一怒之下起诉维权半年,无意间揭开了“李鬼”搬家公司登录线上平台旗舰店经营的巨大漏洞。

900元预估价成了“定金”

今年年初,家住徐汇区的路先生抱着对天猫平台的信任,在天猫APP搜索搬家服务,找到了一家“上海家具物流托运”沟通搬家事宜。路先生对旗舰店客服提出需要一辆厢式货车,分别在两处地点搬运一些物品,最后一起搬至第三处地点,总路程不超过3公里,且三处地点都有电梯。

“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客服在查看了路先生列出的物品清单和搬家需求表后,称“车费400元,人工80元一小时”,给出了900元的预估价。路先生线上支付900元后,店家告知,如有其他费用,直接支付给线下搬家人员。

到了搬家当天,5名搬家人员如约而至,将所有东西搬上车后,搬家负责人王师傅要求他签一张“上海家具物流托运统一客户订车单”,路先生接过订车单一看,实际需要收取的搬家费竟然高达元。

当路先生当场提出“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客服的预估价为900元时,王师傅解释上海个人搬家,900元仅为预约搬家的“定金”。路先生本来还想争辩,但“他们说,如果不交钱,东西就不搬了。”

路先生表示,对方有5个强壮的男子,而他这里还有老人、小孩,不敢和搬家人员进行正面冲突。而且,所有家当还都在搬家人员的货车上,他无法保证自己的家具、物品的安全。于是,路先生只能无奈地选择付款、签字。

据路先生回忆,交完元后,王师傅还特地提醒他,记得在天猫上退还900元“定金”。

“我想着能拿回一点是一点,而且平时生活中退‘定金’的事情也挺常见的。”怀着想要尽量止损的心理,路先生就在天猫上退了款。

此后,路先生就再也无法联系上王师傅了,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退定金”这一操作,却让日后的维权变得更加困难。

搬家团队身份扑朔迷离

深感被“敲竹杠”的路先生为了维权,半年内先后向本市多个部门投诉,但始终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说法。无奈之下,路先生又向天猫平台投诉“上海家具物流托运”,但天猫平台只是让旗舰店下架了相关链接,并称“这边建议您报警呢”,就没了下文。

无奈,路先生将“上海家具物流托运”的经营者——上海家具物流托运(以下简称“上海家具物流托运”)诉至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在答辩状中声称,“上海家具物流托运”登记在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名下,但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开设该店铺实际用于对外出租上海机械物流公司,为客户提供对外展示及销售其产品之用。

上海家具物流托运认为,路先生通过该店铺下单页面,显示为“上海强生搬家服务”,客服也告知服务公司是强生公司,为路先生实际提供服务的是“强生搬家”,所有费用也是第三人收取,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对搬家中的经过不知情。同时,路先生已经以“订单信息拍错”为由申请了全额退款。上海家具物流托运认为,即使认定该订单项下的服务是上海家具物流托运提供,也应当视为双方经协商一致解除了合同,且上海家具物流托运未收到任何款项,故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最终,法院驳回了路先生的诉讼请求。

路先生回忆,在进行维权的过程中,有关部门曾联系到为他搬家的王师傅,王师傅对有关部门称自己所在的搬家公司全名为“上海家具物流托运(上海)分公司”上海沙发货运,办公地址在普陀区武威东路821弄某号某室,路先生所转账的账户,是该公司财务的账户。

后来,路先生又通过自家小区物业查到了搬家货车的车牌号,并凭借车牌号再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不久后,路先生得到回复,该车辆的注册公司为“上海家具物流托运”,并非所谓的“上海上海家具物流托运”。然而,记者日前致电“上海家具物流托运(上海)分公司”时,工作人员宋先生表示,公司并无这位王师傅,上海家具物流托运页面所示的电话也并不属实。



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丨CONTACT

  • 全国热线:021-59143166
  • 大件咨询:13262247598
  • Q Q咨询:3435757670
首页
电话
短信
首页